李招娥不服被申请人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政府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

发布时间:2019-11-11 17:20 信息来源:市司法局 责任编辑:市司法局 点击量:1

郴政行复决字〔2019〕43号

申请人:李招娥,女,

委托代理人:周崇高,

被申请人: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王洪灿,区长。

委托代理人:唐小义,

委托代理人:尹爱君,

第三人:李言保,男,

申请人李招娥不服被申请人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政府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于2019年8月5日向本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府依法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1.依法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2.确认争议林地使用权、林权归申请人所有。

申请人称:1.争议林地的使用权、林权一直归属于申请人所有,与第三人没有任何关系。理由是:(1)1984年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时,争议林地就划归申请人管理使用,一直至今。(2)申请人的林业合同书中记载的“罗家岭”的树种,与争议地相符,而第三人的林业合同书中记载为荒山。(3)申请人的林业合同书中记载的“罗家岭”四至与相邻承包人的林业合同书中记载的“罗家岭”四至能相互佐证。2.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证据不足。理由是:(1)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对“罗家岭”整个山场范围描述不清,只凭第三人指界。(2)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落实好山场承包后,组里再组织“小组”去造林没有事实依据。(3)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申请人指界“东以通水小沟”包含了相邻承包人李友直(质)的山场范围错误。3.被申请人作出处理决定程序违法。理由是:(1)该争议已经北湖区安和街道办事处处理,安和街道办事处作出的《处理意见书》已生效,北湖区政府在没有撤销安和街道办事处处理意见书的情况下作出处理决定是错误的。(2)被申请人两次实地踏界都有意避开申请人。(3)被申请人对证据没有公开论证。4.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适用法律错误,应适用《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四条的规定。

被申请人称:被申请人作出的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规正确,应予维持。理由是:1.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采信正确。(1)争议地坐落于“罗家岭”,争议范围是经过申请人与第三人现场指界认定,争议四至是通过现场勘查确定的。由于时间久远,争议山场植被变化很大,申请人以1984年的《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记载的树种来认定被申请人作出的北政处字〔2019〕2号处理决定没有查清事实,缺乏事实依据。(2)1996年林业部发布的《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六条是处理本案的主要依据,申请人和第三人均提交了自己与村民小组签订的《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这些合同书是处理本案的主要证据。经现场查勘,申请人和相邻承包人李运兰、李友直(质)的《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记载的“罗家岭”山场四至均存在与现场不符的情况,第三人的《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登记的“罗家岭”范围符合争议地地形地貌。2.被申请人作出的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第三人称:被申请人作出的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理由是:(1)争议地一直以来均为第三人在经营管理。(2)《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作为山场承包凭证,是确认争议地使用权归谁所有最有效的依据。(3)申请人的《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登记的“罗家岭”山场并未包括争议地。(4)申请人以他人的《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登记范围来确认争议地使用权的归属与实际不符。

经审理查明:争议地座落于“罗家岭”山场范围内,争议四至:东以公路为界,南以李友直(质)杉山为界,西以山顶分水线为界,北以土堪(园界)为界。争议地南面为大树下村六组村民李友直(质)承包的山场,北面为李运兰承包的山场,西面(山顶分水处)为李招娥无争议山场。1984年,原郴州市(县级)安和乡大树下村秀凤村民小组(后更名为郴州市北湖区安和街道办事处大树下村第6村民小组)组织村民分成几个小组到山上造林,同年,秀凤村民小组按照上级统一部署,实行山场承包经营到户,农户与村民小组签订了《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该合同书记载了农户各自所承包的山场名称,山场四至以及承包期限,原郴州市(县级)安和乡人民政府作为鉴证机关在合同书上盖章,合同书在原郴州市(县级)档案馆作了存档。申请人与第三人都没有办理林权证。2013年,申请人与第三人因本案所涉争议向郴州市北湖区安和街道办事处申请确权,安和街道办事处于2016年5月16日作出了《关于安和街道大树下6组李言保与李招娥山场权属纠纷处理意见书》。处理意见为争议山场山场权属为李招娥所有。同时,该意见书告知当事人李言保、李招娥双方,不服处理意见,可以提交陈述、辩解意见,街道办事处再行审议后报北湖区政府作出处理决定。李言保对此处理意见书不服,不断向有关部门提出异议。2019年4月28日,安和街道办事处报请北湖区人民政府对该纠纷进行处理。同年7月1日,被申请人作出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决定争议地的使用权、林权为李言保所有。申请人对此处理决定不服,向本府申请行政复议。

另查明,郴州市北湖区安和街道办事处大树下村当地只有一座山岭名为“罗家岭”。本案所涉四份《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均复制于北湖区档案馆,签署日期均为1984年9月30日。申请人的合同书记载的“罗家岭”山场四至:东以通水小沟,南以老牛不出栏小路,西以横冲龙沟小路,北以李运兰桃竹;第三人的合同书记载的“罗家岭”山场四至为:东以马路,南以桃竹,西以桃竹,北以土畔;争议地相邻方李友直的合同书记载的“罗家岭”山场四至为:东以水沟,南以李招娥桃竹,西以岭顶,北以李招娥桃竹;李运兰的合同书记载的“罗家岭”山场四至为:东以山中间老元介(界)与李招娥交界,南以李招娥交界,西以横冲龙沟老路,北以马路 。历经30多年,“罗家岭”地貌已发生较大变化,部分用于标记四至的植物已经灭失。经现场查勘,发现申请人和相邻承包人李运兰与村民小组签订的《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对申请人和李运兰所承包的“罗家岭”山场四至记载存在明显的错误。

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调查笔录、询问笔录、现场查勘记录等。

本府认为:本案属山林使用权、林权权属确权纠纷,争议焦点为:1.争议山场的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归谁所有;2.被申请人作出的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程序是否合法;3.被申请人作出的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适用法律是否正确。

(一)关于争议焦点一。第三人与村民小组于1984年9月30日签订了《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该合同书记载的四至基本符合争议地地貌,虽然部分用于标记四至的植物已灭失,但相关证人证言能予以证实。1984年,大树下村6组组织村民在争议地栽树后不久,便按照上级统一部署,实行山场承包经营到户,因树苗尚小,登记为“荒山”也符合当时的情况。历经30多年,现在“罗家岭”的地貌已发生较大变化,不能以现在的地貌来推定第三人30多年前承包山场时登记存在地貌错误。北湖区档案馆保存的申请人、第三人、李运兰和李友直(质)《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和相关证人证言都证实,“罗家岭”的承包人为申请人、第三人、李运兰和李友直(质),但申请人依据其《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登记的四至,指界范围既包含了申请人自己无争议范围山场,又包含了相邻承包人李友直(质)的山场范围,还包含了争议地,“罗家岭”的承包人就只有申请人和李运兰,明显与事实不符。故依据现有的证据材料,争议山场的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应该确权归第三人李言保所有。

(二)关于争议焦点二。1.申请人认为,北湖区安和街道办事处于2016年5月16日作出的《处理意见书》已生效,该《处理意见书》未被撤销前,被申请人对此纠纷作出处理决定违法。《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十五条规定,人民政府提请上一级人民政府处理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必须提交下一级人民政府的处理意见等原始材料。北湖区安和街道办事处作出的《处理意见书》在文末告知当事人李言保、李招娥双方,不服处理意见,可以提交陈述、辩解意见,街道办事处再行审议后报北湖区政府作出处理决定。该《处理意见书》是上下级人民政府处理林木、林地权属争议的内部程序材料,不是处理决定。且第三人对该处理意见书不服,不断向有关部门提出异议,安和街道办事处才报请北湖区人民政府对该纠纷进行处理。因此该《处理意见书》不存在已生效的问题。2.申请人参加了被申请人于2019年5月21日组织的实地踏界,并在相关材料上签字,还参加了被申请人组织的另一次现场查勘。申请人称被申请人两次实地踏界都有意避开申请人,仅凭第三人的指界作出决定,没有事实依据。3.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对证据没有公开论证,这一主张没有法律依据。4.本府查明被申请人在处理申请人与第三人争议中没有其他足以影响案件结果的程序违法行为。综上,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处理决定程序违法的主张本府不予支持。

(三)关于争议焦点三。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在作出处理决定时,应适用《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四条的规定。事实上,被申请人已在处理决定“本府认为”部分对该条规定予以了引用,本府认为被申请人已经适用了该条规定。本案申请人和第三人均未取得争议林地的林权证,处理本案争议的依据是申请人和第三人与村民小组签订的《郴州市林业生产三十年合同书》,适用规章应是林业部《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八条第三项的规定,即“土地改革后至林权争议发生时,下列证据可以作为处理林权争议的参考依据:(三)能够准确反映林木、林地经营管理状况的有关凭证。”被申请人在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书中引用了《湖南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五条和林业部《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办法》第六条的规定。上述规定,是已取得林权证的当事人发生林权争议时的处理依据,处理本案不能依据上述规定。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虽适用规章存在瑕疵,但未影响被申请人对本案争议林地使用权、林权确权的结果,本府予以指正。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府决定:

维持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政府北政处字〔2019〕2号“罗家岭”使用权、林权纠纷处理决定。

申请人、第三人如不服本行政复议决定,可以自收到本行政复议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郴 州 市 人 民 政 府

2019年11月3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